杨文江

发布者:王泽璞发布时间:2017-09-26浏览次数:940

杨文江

职称:副教授

研究中心:

研究领域:日语语言

  

科研项目

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“历史语言学与语言类型学视角下的日语时体研究”(2014

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“历时类型学视角下的日语示证范畴研究”(2015

  

讲授课程

本科生:日语精读6-3,日语精读6-4,初级日语综合训练

研究生:日本语学专题研究

  

学术成果

 论文

2006(第二作者)“篇章中的完整体スル/シタ在汉语中对应的表达方式”《日语学习与研究》(2): 34-40.

2008PナガラQ的语义类型分析”《日语学习与研究》(1): 14-19.

2010“日语体标记的语义地图模型初拟”潘钧(主编)《现代日语语言学前沿》pp.365-391. 北京: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

2011“日语示证研究的历史与展望”Hiroshima Interdisciplinary Studies in the Humanities 9: 30-56. 

2013a“现代日语口语中示证标记使用状况的个案调查”汉日对比语言学研究(协作)会(编)《汉日对比语言学论丛第4辑》pp.159-173. 北京:北京大学出版社

2013b“日语示证范畴的类型学特征”傅勇林(主编)《华西语文学刊第9辑》pp.50-59. 成都:四川文艺出版社

2014a「シテイタアト」「シテイテカラ」的历史演变(上)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所(编)《语言学研究15辑》pp.117-128.北京:高等教育出版社

2014b「シテイタアト」「シテイテカラ」的历史演变(下)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所(编)《语言学研究16辑》pp.68-78. 北京:高等教育出版社

2014c古代日本語の『ツ』『ヌ』と現代中国語の“了”」『対照言語学研究』24: 61-73.

2015a“日语示证标记的去语法化现象”《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》38(1): 107-114.

2015b“日语示证范畴的直指特征”《日语学习与研究》(4): 41-48.

2016a“日语的经历体”广岛大学北京研究中心(编)《北研学刊 第12pp.54-64.東京:白帝社

2016b现代日语口语中句尾‘ッテ’使用状况的个案调查”余祖发、毛峰林(主编)《上海海事大学日本学研究文集》pp.35-43.上海:上海浦江教育出版社

2017a“日语直接示证的类型学视角”彭广陆(主编)《日语研究第10辑》北京:商务印书馆

2017b(第二作者) Evidentiality in Japanese. In: Alexandra Y. Aikhenvald (ed.), The Oxford Handbook of Evidentiality. Oxford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.

  

 译文

2015 “句子生成的拍摄角度及其在句子结构上的反映”《日语学习与研究》(4): 1-16. (原文:Kuno, Susumu. Perspective and syntax: The camera angle of sentence-formation and its reflection on sentence structure. 跨语言视点研究国际研讨会(201310月于北京大学)演讲稿)

  

 书评

2016『因果関係を表す接続表現の日中対照研究评介汉日对比语言学研究(协作)会(编)《汉日对比语言学论丛7辑》pp.147-153. 上海: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