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业——八一级校友张益俊诗作

发稿时间:2015-10-14浏览次数:126

我要走了

能给你留下什么呢?

  

清晨问那小花园里天真的花瓣

花儿噙着几滴泪珠:缄默无言

  

黄昏再问马蹄湖畔无邪的垂柳

柳丝衔着些许忧郁:沉默低头

  

微风吹过耳边,我咀嚼它的琴弦

风不理睬,像是决然地离我走远

  

雨点轻叩小窗,我问桌上的丁香

丁香颔首,恰似结着愁怨的姑娘

  

我要走了

我想把一切给你留下

  

不要到月下的小花园

花儿的泪水早已哭干

  

不要去湖畔的垂柳旁

那里找不到我的忧伤

  

也不用闻风止步

风的语言多半是凄楚

  

更不要流连于诗人的丁香

诗人的世界里看不见阳光

  

我要走了

还能给你留下什么呢

  

清晨小花园里,花朵的水珠里有我的眼睛

看看它吧:不管你信,还是不信

  

黄昏马蹄湖畔,婀娜的柳丝上刻着我的嘴唇

亲亲它吧:无论炽热,还是冰冷

  

微风吹过,捎去的是我的呼唤

听听它吧:不管歌声,还是咏叹

  

细雨敲窗,打开夹在你日记里的丁香

想想他吧:纵使天涯,也在身旁

  

我要走了

带着你交给我的那把钥匙……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作于198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