寄语半百同窗,再创三十周年——写于81级校友毕业30周年即将重返母校参加纪念大会之际

发布者:赵国强发布时间:2015-10-14浏览次数:145

很多年以来,一进入九月中,我就小毛病不断。人发懒不说,好像还必须上呼吸道感染个一两次,才有资格进入深秋初冬,今年也不例外。

收到“南开外院1981级校友毕业30周年返校纪念活动”的通知后,心里一阵激动,对外院老师、有关人士不辞辛苦、悉心安排的热情和周到,深感温暖,深表谢意,但也没想着写点儿啥。

可随着返校与恩师、同窗相聚首的时间日益临近,心绪渐渐不安起来,从忐忑到激动,再到沸沸扬扬,不能自已,似乎非得写上几个字儿才算罢休!嘿,也不难受了!那就顺其自然,一抒心声为快吧!

三十年,弹指一挥间!您、你、她、他,大家都好哦?胖了?瘦了?白了?黑了?别来无恙?还是去年二十,今年十八的模样?三十年,弹指一挥间!无论你在哪里,天之涯,地之角,当年我们南开外语系八一级同学莘莘求学的成长过往,纯洁友善的浓浓情意,恐怕谁也忘不了!?三十年,弹指一挥间!同窗四载的青春时光,于我,于你,想必时常都会化作一曲萦绕心底的歌,或浅吟,或低唱,或高奏,或雄壮,拨动着你我的思弦,提醒着我们曾经的少年天真,具象着“抽穗”的点点滴滴,回荡着无忧的欢声笑语,记录着探究的刻苦艰辛……三十年,弹指一挥间!南开,南开!恩师,恩师!再聚首,当年的先生们可能已是青丝暗换白发,步履蹒跚!?再聚首,当年的学生们肯定已是“鱼尾”跳跃眼角,一大把的岁月在手。什么是白驹过隙?什么是人生如梦?时光老人残酷无比!然而四年南开的学习生活,先生们当年意气风发,解惑,答疑,授业,敬业的态度和进取热望,构成了我们晚辈一生不竭的精神力量,将会永远感召并激励着我们,即便谈笑间,大家可能亦然满面沧桑。三十年,弹指一挥间!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历程不可能都是一帆风顺,一路花香;光明坦途要走,风雨雷击要走;泥泞沼泽要走,浊流险滩也要走……走过了,便是好,便是透彻,便看到了铜板的两面,便生生认清了我们自己;而进步、修为、历练、升华,无不在这痛彻心扉的挫败与坎坷之中……正是:

人世间,万般事,

该来的来,该去的去;

该做的做,该错的错。

火山要爆发,岩浆自有路;

大河奔西流,谁人拦得住?

气旋欲形成,狂风卷巨澜;

老参蝼蚁微,荣殁乱云追。

花开花谢雁南飞,日月星辰黯复辉;

五谷丰登草木肥,冰融鲤跃送春归。

天地间,惟自然,话良方,献良药,

何不来他个顺其自然,

唱它一曲天地巍巍……

三十年,弹指一挥间! 社会、国家也从当年封闭、落后的局面一步步走向今天的繁荣、安泰,而这里面怎能没有我们“八十年代新一辈”的努力和付出,设计和投入!?精神力量,代代相传,感谢恩师,感谢南开!请允许我用上述自己五十周岁生日“半百顿悟”写下的几行字儿,与大都已是年过半百的八一级同窗好友共分享。让我们振拔起来,珍惜生命,热爱自然,“处天地之和,从八风之理”,争取再创三十周年光明的未来(不好意思,有点儿想长寿啦)……让我们借助苏翁的那样一份豪迈:“谁道人生无再少,门前流水尚能西,休将白发唱黄鸡” ……让我们在这抗战胜利七十周年雪耻之日,在这“千里共婵娟”中秋团圆之时,在这举国同贺建国六十六周年国庆之际,来它个时空倒倒转,忘却年龄,忘却烦忧,准备着走回那1981……“青春作伴好还乡”,聚首南开庆团圆……月是故乡明,天涯共此时!顺祝海内外南开外语系八一级全体“童鞋”们,中秋快乐!阖家安康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岩岩,匆匆落笔于2015927日农历815日中秋佳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