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老同学何炳宣四五十年后再次相会

发稿时间:2015-05-28浏览次数:165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对老同学何炳宣的印象

有近四、五十年未见老同学何炳宣了,我对他过去的印象有三点比较深刻:一是他个头不高,但身体壮实,和所有来自农村同学一样,生活简朴,话语不多,但待人热情;二是他的老家湖北黄岗离黄梅戏的发源地湖北黄梅县比较近缘故吧,他唱黄梅戏也有点基础。我记得有一年学校进行文艺汇演。外语系报送的节目是黄梅戏“夫妻双双把家还”,由他和外语系美女段颜文搭当合演,演出非常成功,节目获奖,轰动了全校,何炳宣也因此在我们同学中名声大噪。三是他提前参军了。他在南开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还未毕业,就和班里金松庚,高书宪,杨云屏等一起,在中印反击战前夕,响应国家号召,参军入伍,到新疆军区工作,从事与外语有关的对外联络和信息工作,并改名为何文宣。中印反击战结束后,他转业到湖北。

按说他应转业到天津,但他未回天津,却到湖北来了。他是湖北黄岗人,回湖北是对的,回武汉市更是理所当然,因为武汉市离他的老家黄岗更近,但他未来武汉市,却去了湖北襄樊市。据猜测,他爱人是北方人,可能不愿到炎热的火炉武汉市来吧,襄樊市当时要人,所以就到了比较凉爽的襄樊市去了。他去襄樊是否和我有点关系,不得而知。他转业前,湖北各地领导正在武汉市开会,当时我正在武汉大学任教,就冒昧给湖北襄樊市长写了一封推荐信,说他是经过考验的难得外语人才,建议市长重用他。我也不知道我的推荐信是否起了作用,他真的转业到湖北襄樊市来了。他一开始当襄樊市侨办主任,后来又当旅游局局长,直至退休。他不喜欢现代通讯工具,不大用手机,只用座机,更谈不上上网,因而他和外界联系不多。

去大姐曾小吟家聚会

近年来,我常到武汉市女儿家探亲。来武汉后,有时也和何文宣通通话,但从未见过面。去年我又来武汉,相约我们见见面,并去看看在武汉的老大姐曾小吟,也告诉她我们要来访。哪知当时他因特殊情况,一时不能来武汉,他的武汉之行只好告吹,我和大姐都感到非常遗憾。

今年五月中旬,我因故又要来武汉,并订好51419日往返机票,随后把我的日程告诉了何文宣,希望他能来武汉一聚。何文宣得知消息后的第二天,就告诉我他已订好516日从襄樊到武昌的高铁票。他不大用手机,就把他儿子的手机号告诉了我,以便他到武汉后我们进行联系。

我在武汉的日程紧张,51718日没有时间,就相约五月1612点半他儿子在武昌车站接到他以后,到街道口和我会合,我们一起去曾小吟家。我们还约定,不吃午饭,就在去曾小吟家的路上,顺便找个小餐馆垫垫算了。

按约定,516日我从女儿家所在的汉口古田三路坐轻轨,在武昌街道口轻轨站去武昌光谷方向一侧,B出口等他们。

从街道口到曾家找路费时近三小时

哪知何文宣儿子何彤开车接到他以后,到街道口后不能停车找我,一下子车就开过去了,转一圈回来,也未找到我,我就把我的手机给维持交通的协警与何彤通话,才把相互位置搞清楚,何彤见到我时,已半个小时过去了。 我和何文宣在街道口汇合后,开车去曾小吟家更不顺利。和全国其它各大城市一样,去她家的路上,到处时都是建地铁和立交桥的施工工地,和不能停车的路障。曾小吟家在武昌街道口附近武汉理工大学东院西区二十二栋。谁知开车进理工大东区并不容易。转了半天找不到进车口,多次和曾的外孙媳妇通话,她不开车,也说不清楚从哪里进,她只知道她们住东院西区。问路吧,碰巧是假日,要麽找不到人;要麽是外地人不知道地点;要麽可能是学生,也搞不清楚理工大有二个西区;有的还把我们指到西院西区转了一圈。好不容易从西院西区找到东院西区,问该区卖牛奶的商店员工,西区二十二栋在何处,他们居然也不知道。最后,辛运的是碰到住在西区二十一栋的一个女同志,坐我们的车把我们领到曾家的住处,前后费时近三小时,到曾小吟家已接近下午五点了。

大姐曾小吟的多彩人生

大姐曾小吟今年已经86岁了,除了腿脚不太好外,她的头脑思维敏捷,性情开朗、健谈,身体非常健康。她的一生也丰富多彩。她出生在一个富有的书香家庭,解放前上大学时,要求进步,加入了党的进步青年外围组织,解放后参军入党,在部队从事文艺工作。

她生性活泼好动,喜欢在国内外旅游。她游历过东南亚和欧州各国,本来要去澳大利亚旅游,最后却因腿部骨折未能成行,说起此事,她不无遗憾。她喜欢文艺和唱歌,在大学时就是南开大学外文系我们英语专业和外文系的文艺骨干,班里、系里和学校排演文艺节目都少不了她。在武汉退休后,一直是武汉高校合唱团的骨干成员,曾多次去北京等地演出。

她待人热情,遇事多为他人着想,有一件事在武汉理工大学传为佳话。改革开放后,上级安排她出国进修。她当时是教研室主任,她发扬风格,让其他老师先去,自己后去。哪知日后再安排老师出国进修时,上圾却因政策规定她年龄楄大,不安排她了,当时学校有多人上书,为她打抱不平。

四五十年后我们再次和何文宣聚会

我和何文宣第一次见面,是五十年前在北京房山,那时他还未转业,他热情的邀请我去他那里做客,并带我去房山风景区参观了著名的景点地下溶洞。我和他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四十年前的广州。我记得,那天参加聚会的有我和罗素冰,还有在广州的黄浩树,周海萍。我们一起在农林下路一个快餐店聚了一顿餐。

大姐最后一次见何文宣是在五十年前,在大姐武昌妈妈家里。

我们和何文宣虽然四、五十年未见面,但是,他的记忆力超强,对当年班上同学和老师们之间发生的很多事的细节,记忆犹新,能一一说得一清二楚。我们谈着谈着,不知不觉一个小过去了。快六点钟时,临时外出的大姐女儿李维来电话,告诉她儿媳妇留我们到外面吃饭,要我们不要走。因当晚七点,我的小女儿从广东要来武汉大女儿家,大女儿家中无人,我要赶回去开门,实在不能陪大姐和何文宣他们吃饭和聊天,只好提前告辞。何文宣和大姐已五十年未见面,我走后。肯定彼此有很多话要说,边吃边聊,更是个大好机会。

  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校友 吴则田